比吴英“幸运”的李途纯:年过半百 从头再来

2012/4/20 22:03 作者:无声无兮 点击:1508 评论:0
“昨天所有的荣誉,已变成遥远的回忆。辛辛苦苦,已度过半生,今夜重又走入风雨。”
也许,没有比刘欢的这首《从头再来》,更能代表年过半百的李途纯如今的心境了。这个昔日风光无限的奶业巨头、原湖南太子奶集团总裁,于2010年6月12日被湖南株洲警方以涉嫌非法吸收公共存款罪刑事拘留。
在经历15个月的牢狱之灾,失去金钱、地位和一名亲人之后,在今年春节前三天(1月20日),李途纯重获自由。远离故土、隐身在京城某个寓所静养的他,依然踌躇满志。
他的律师翟玉华说:“李总希望从头再来,还是从事实业投资。他计划投入旅游项目,已经选址在他家乡临湘附近的五尖山,他此前买下的2000多亩土地,加上当地政府租借的2000多亩土地,总占地将超过5000多亩,李总希望在这里建起一个全球最大的红色主题旅游基地。”
原罪无罪
2010年6月,李纯途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职务侵占、抽逃资金和挪用资金等罪名,被当地警方刑拘;当年7月,被检察机关批捕。
3年前,26岁的浙江东阳80后女富豪吴英,被当地警方以同样的罪名刑拘。如今,已过而立之年的吴英,在一审、二审中被判处死刑。身陷囹圄成为民企对资本的渴求与现行资金供给体制间冲突尖锐化象征的她,正等候最高院的复核审理。
而此时,“幸运”的李途纯,在经历450多天的羁押后,无罪开释。不幸的是,他的舅父高博文,因不愿按照株洲警方要求举报外甥,又害怕入狱,影响刚刚成为公务员的女儿的前程,已在一年前的除夕之夜割脉自杀。
但这并非全部的不幸。李途纯的律师翟玉华,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称,“自从2010年6月12日,株洲市公安局专案组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 罪,先后对李途纯、李洁纯(李途纯弟弟)、李帅(李途纯之子)等太子奶高管和李途纯亲人12人,实施了抓捕。由于证据不足,专案组将李途纯原定的罪名,改 为职务侵占罪、抽逃资金罪、挪用资金罪等,加上太子奶破产管理人的律师配合,出具一千多份盖章的伪造证据,反复搜集证据达一年多。”
李洁纯被羁押于株洲市第二看守所时,被发现患有重病得以取保候审。回家后数天,他因脑血管爆裂昏倒在家,经抢救后脱离生命危险,现在行走依然不便,说话时亦口齿不清。
翟玉华说:“李洁纯被株洲公安频繁‘约谈’,要求他交代老兄李途纯的‘犯罪事实’。”李洁纯迫于压力,在当地警方出具的一份“李途纯犯罪口供”上签字。
其妹李冠军,在株洲市第二看守所关押27天后被取保候审,数天后被无罪释放。被羁押期间。因家族遗传糖尿病、高血压导致偏瘫、面瘫。而李途纯之子李帅,在2010年被株洲公安抓捕时,还是在校学生。38天后,李帅亦取保候审,后无罪释放。
卷入此案,不仅仅只有李途纯及家人,多名太子奶员工亦被牵涉进此案。“原办公室机要文员唐夏燕由于受到株洲公安局无故威胁而流产,被误为李途纯家保 姆的朋友王海燕被捕14天等事例。”翟玉华披露,“据知情人介绍,株洲公安局专案组在逮捕王海燕时,强行将她的不到2岁小孩隔离并禁食8小时,王海燕只好 在株洲公安专案组已写好的口供上签字。”
3月31日晚,时代周报记者曾多次联系李途纯,李通过手机短信回复,“在老家临湘养病”。当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第二天从株洲赶去采访”时,李回复说:“目前不便接受采访,等机会合适时再谈。”
4月1日,时代周报辗转与李纯途的妻子—湖南卫视《玫瑰之约》前节目主持人金晓琳取得联系。当晚12时,金致电时代周报记者,以平静的语调说了一句,“我先生在我身旁,正在北京,多谢你关注”,即挂断电话。
终点原点
就李途纯方控诉遭专案组不公正对待事宜,时代周报记者4月1日上午采访了株洲市市委宣传部外宣办一李姓科长。李回应称:“株洲市公安局昨天已公开发出否认声明。”
在这份声明中,株洲市公安局称在办案过程中,侦查机关先后采取过拘留、逮捕、取保候审等强制措施,适用过传唤、询问、讯问、搜查、鉴定、扣押、查 询、冻结等侦查措施;所有的侦查活动完全是按照《刑事诉讼法》和《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的规定进行的,也是在人大、检察机关的严格监督下进行 的,不存在程序违法问题。对于主要涉嫌对象李途纯,侦查机关的每一个执法行为都是规范和谨慎的。
翟玉华在一份汇报给上级领导的“关于株洲市公安局违法办案的情况反映”材料中,明确指出,株洲市公安局在办理李途纯案中存在多方面违法行为,声称株 洲市公安局曾要求太子奶破产管理人和高科奶业承担办案经费一百多万元。翟玉华说:“李途纯案涉及的人员,被关押审讯后均无罪释放,株洲市公安局至今没有明 确说法。株洲市公安局将十数名无罪人员羁押最长达450天,不是严重违法吗?”
翟玉华请求湖南省市检察院、纪委等相关部门彻查李途纯案,追究专案组违法办案人员的责任。他认为,由于目前李途纯与重整后的太子奶无任何法律关系,李途纯若要追讨在原太子奶的权益,尚有困难。
李途纯案事发,缘于曲折的太子奶破产重组,其间,隐伏着株洲市政府与李途纯之间剧烈的利益冲突。
自认是唐太宗李世民第46代后裔的他,曾公开说:“我今后不会主动提起国家赔偿,即使争取更多的是为了恢复名誉。如果申请赔偿,我只要求赔一块钱,希望让外界公正对待像我这样的一批企业家。”
案件历时三年后,以李途纯的无罪释放宣告终结。但李途纯的人生,又回到1989年他怀揣300元背着一麻袋书南下深圳创业的原点。不同的是,彼时,他年近29岁,年富力强,充满梦想;而此时,他已年过半百,遭受此番“不白之冤”后,他决定为自己讨回公道,并从头再来。
1993年,适逢毛泽东诞辰100周年,33岁的李途纯,从中窥见到商机。他通过朋友关系,获得了10万元银行贷款,用于生产和销售百年诞辰纪念挂历,获利过百万,掘得第一桶金。
如今,“宝刀未老”的李途纯新的创业计划—全球最大的红色主题旅游基地,也与红色相关。

本文来自:右脑记忆方法 http://www.51zd.net/dp-bbsthread-13844.html
页码 1/0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页